最新消息

news

[ 瑞祥師讓傳統工藝得以傳承 感謝中評社專訪 ]

[ 2016.04.01]
台南神佛雕刻工藝師黃瑞祥是台南府城泉州派的第六代傳人。(中評 社 趙家麟攝)
黃瑞祥承續傳統,神佛雕刻前有神聖的開斧儀式。(中評 社 趙家麟攝)
台南府城泉州派的第六代傳人黃瑞祥經營的“佛萊國”佛店強調“泉州佛體”。(中評 社 趙家麟攝)
台南神佛雕刻工藝師黃瑞祥(右)引導神像委刻人進行開斧儀式。(中評 社 趙家麟攝)
黃瑞祥口唸咒語,手寫符令,進行傳統的神佛雕刻開斧儀式。(中評 社 趙家麟攝)
台南神佛雕刻工藝師黃瑞祥,在開斧儀式過程中,為樟木清淨、押煞 。(中評 社 趙家麟攝)
台南神佛雕刻工藝師黃瑞祥鮮少曝光的開斧儀式。(中評 社 趙家麟攝)
台南神佛雕刻工藝師黃瑞祥的女兒也善於為神佛做線、安金。(中評 社 趙家麟攝)
神佛雕做漆線過程,功夫細膩。(中評 社 趙家麟攝)
台南神佛雕刻工藝師黃瑞祥煮茶談兩岸交流對妝佛雕刻的衝擊與契機 。(中評 社 趙家麟攝)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中評 社 趙家麟攝)
台南神佛雕刻工藝師黃瑞祥是台南府城泉州派的第六代傳人,現在已後繼有人,兒子輩子已一起投入。(中評 社 趙家麟攝)
台南神佛雕刻工藝師黃瑞祥是台南府城泉州派的第六代傳人,泉州派 強調慢工出細活的功夫。(中評 社 趙家麟攝)
  中評社台南5月29日電(記者 趙家麟專訪)妝佛雕刻是台南府城具有特色的傳統工藝,昔日有泉州派、福州派兩大派別,傳自大陸的台南府城蔡家泉州派第6代傳人黃瑞祥,師承傳統工藝40年,第7代也開始接手傳承,讓傳統工藝得以傳承。

  54歲黃瑞祥,28日正為鄭成功部將吳英神像的雕刻,在自己經營的“佛萊國”佛店內舉行了莊嚴的與開斧儀式。吳英為威略將軍,左有掛印使、又有佩劍使,三尊神佛將來是要奉往廈門城隍廟的。

  事前看好的黃道吉日是下午1時至3時,三大塊樟木就放置在神案前,委託人是吳英在台第13代孫吳燿旭,準時在下午2時來到店內,隨即舉行鮮少對外媒體曝光的神佛雕刻開斧儀式:

  黃瑞祥引領吳耀旭先焚香祭拜起神,黃瑞祥拿起硃砂筆口唸咒語 寫了三張符令,先燃符令進行清淨、押煞,然後舉斧頭作勢,請所雕刻之神行開斧之禮,口唸咒語:“香氣沉沉應乾坤,燃起清香透天門,金烏奔走如雲箭,玉兔光 輝似車輪,招請拜請威略將軍飛騰駕霧降來臨。”斯時,斧頭就在請神科儀的樟木塊上象徵性的敲擊幾下,最後獻上財帛紙錢化淨,禮成。

  神佛開斧儀式,神聖而莊嚴,這是泉州派一脈相傳的科儀。54歲的黃瑞祥,16歲就到台南民權路知名的“來佛國”佛店當學徒,跟隨泉州派雕刻師傅蔡金永學神像雕刻。

  泉州派的師徒傳襲方式,都是父子相傳,作工講究慢工出細活,單價較昂貴,在日據時期曾盛極一時,1934年的調查檔案,台南7家籹佛店就有六家是泉州派。

  但泉州派以家族企業方式來保守經營方式,在歷經70年歲月後,許多後代子孫如沒有興趣與意願繼續承接下來,都面臨到後繼無人的問題。蔡金永的 的子女在各行各業都卓然有成,無意承接妝佛家業,徒弟黃瑞祥10年苦學有成,終得自立門戶“佛萊國”佛店,繼續標榜 “泉州佛體,手工製作”的特色,讓源自於大陸的工藝得以傳承。

  黃瑞祥說,很高興他也已經後繼有人,兒子、女兒都投入,雕刻、泥塑、做線、安金樣樣來,妻子也會神佛彩繪。“佛萊國”可以說是全家總動員。

  黃瑞祥對自己的雕塑工藝水準相當有信心,他說,大陸雕神佛雖相對廉價,但很多台商前進大陸時,還是會委託他刻製神佛再奉往大陸經營居住地點供奉祭拜,台商委刻的神像最多的是地母、關聖帝君。此次接受託刻鄭成功部將吳英神像,是比較特殊案子。

  他說,做一項作品必先以正常之信仰心態與虔誠的態度而從事,“形”、“氣、、“神”為神佛像雕與刻之精華。神像雕刻過程相當複雜,一個雕刻師 傅沒有十幾二十年工夫很難雕出成熟的作品。他的技藝師承源自於大陸的泉州派,在兩岸交流後,佛像雕刻也面臨了大陸低廉的人工成本競爭壓力,但他認為台灣在 這方面若要與大陸競爭,必須走出自己的路。

  黃瑞祥說,大陸的妝佛雕刻作品來台灣,台灣雖然擋不住,但台灣的保有傳統的技藝的妝佛工藝之美,除了台灣自己的市場外,只要能夠受到對岸識者的青睞與欣賞,他相信傳統的妝佛工藝必然有無限的契機。

http://hk.crntt.com/crn-webapp/touch/detail.jsp?coluid=7&kindid=0&docid=103772412